<track id="xpjbl"></track>
    <address id="xpjbl"><delect id="xpjbl"></delect></address>
      <track id="xpjbl"><delect id="xpjbl"></delect></track>
      <track id="xpjbl"><menuitem id="xpjbl"></menuitem></track>

      <ol id="xpjbl"></ol>

      今天是2019年12月25日 星期三,歡迎光臨本站 合肥孜潤制冷設備有限公司網站 網址: www.ulgearblog.com

      行業資訊

      大熱天里的“冷職業”,羨慕嗎?

      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14-07-21    瀏覽次數:2534    

        我們上班,穿短衣短褲,恨不得分分鐘待在空調房

        他們上班,穿棉大衣、棉褲子,戴耳套帽子保暖

        連日酷暑,中午氣溫已經攀升至37℃以上,熱得大家恨不得一直待在空調房不外出,鄭州進入“高溫模式”。

        在鄭州,有這么一撮人,他們工作的環境或寒冷或冰爽,要穿著羽絨服或者長袖長褲才能工作。

        “大熱的天,這工作太爽了。”不少市民會這樣感慨。這些“冷”職業會有大家想得那么美好嗎?

        記者分別體驗三個極具代表性的“冷”職業:企鵝飼養員、滑冰教練和冷庫工人,感受他們在冷環境下的酸甜苦辣。

        環境:冷庫

        夏天干活也得穿三層衣服保暖

        走進鄭州最大的冷庫——陳寨冷庫,發現冷庫被隔成一個個小單間,每個單間有二三百平方米,存滿了雞鴨魚肉、雪糕、蔬菜和速凍食品等,這些食物以此為集散地被運向市區各個生鮮市場,最后到達我們的餐桌。

        昨日下午3點,冷庫外,一輛集裝車正駛出。冷庫內,26歲的段寧輝抽空趕緊扒了幾口飯。集裝車魚貫而入,新的一輛車抵達時,他立刻站了起來,開始忙碌。

        段寧輝的主要任務是搬運,將倉庫成袋的冷凍食品搬至集裝車上。

        獲得批準后,鄭州晚報記者跟在段寧輝身后進入冷庫,剛拉開冷庫大門,一股冷氣撲面而來。由于沒穿厚衣服,不到一分鐘,記者就開始瑟瑟發抖,站不住,便要求離開倉庫。出來冷庫后,小腿還能感覺刺骨的冷。

        段寧輝告訴記者,他做冷庫工已有5年,每天工作時間都在8個小時以上,“這里氣溫在零下18℃,厚衣厚褲是基本配備。”段寧輝指著自己的衣服說,自己穿了兩層加厚絨衣,又套了一件沖鋒衣。

        工人們“大衣外面是冰,里面是汗”

        進入冷庫后,段寧輝的小推車上裝了幾袋冰塊,“這些冰塊將和冷凍食品一起運上貨車,保證運輸環節食品的新鮮。”之后,他將整箱的速凍食品裝滿小推車,和工友一道運到庫外,裝到集裝車上。

        出入冷庫數次,穿越近60℃的溫差,這一單任務算是做完了。

        在段寧輝看來,“最要命的不是工作辛苦,而是溫差巨大。”段寧輝笑稱,“干我們這一行,都得是年輕小伙子,年齡稍大都受不了,每天在零下18℃的倉庫和室外37℃高溫之間來回穿梭,可謂冰火兩重天,衣服一天不知要汗濕多少次。”

        陳寨冷庫的管理人員告訴記者,因長期處在極寒的工作環境中,冷庫工人進到冷庫,都要穿著棉大衣、棉褲、棉帽子,甚至還有耳套,就算不進進出出,只在冷庫里搬貨,因為勞動量大,工人們也是“大衣外面是冰,里面全是汗,稍不注意就容易感冒”。

        溫度:-4℃

        環境:冰場

        每天工作完回家得泡腳驅寒

        伴著悠揚的音樂,在晶瑩冰面上舒展身姿,轉身、起跳……在眾人眼里,花樣滑冰絕對稱得上高端、大氣、上檔次。

        不過,在-4℃的冰面上工作也不是輕松活。

        昨日下午,在萬象城內的冰紛萬象溜冰場內,1200平方米的冰場上,來滑冰的市民在冰上“飛馳”而過,高挑漂亮的90后滑冰教練陳姝儀特別顯眼,正在指導一群孩子。年紀不大,但來頭不小,從3歲開始學習花樣滑冰,現已有18年的花樣滑冰經歷,曾參加過2007年的全運會,是國家級運動員。

        “很多家長帶孩子來學溜冰,第一直覺都覺得很冷,給孩子穿得特別厚,其實只有冰面冷而已,運動一會兒,身上還會出汗,反而穿輕薄一點更好,不易感冒。”陳姝儀說,雖然冰面溫度在-4℃左右,溜冰場室溫大概是20℃,可以說四季如春。“但畢竟是一項冰上運動,運動完回家要拿熱水泡泡腳,注意保暖。”

        “暑假里,學滑冰的孩子很多,每天可能要工作8~9個小時,要不停地在冰上運動。”陳姝儀告訴記者,由于課程排得很滿,最近都沒怎么休息。“在夏天,在溜冰場工作確實讓許多人羨慕不已。這么熱的天,我寧愿待在這涼爽的地方不出去。”陳姝儀笑著說。

        溫度:10℃

        環境:企鵝館

        10℃的恒溫也擋不住干活一身汗

        昨日下午2點多,鄭州海洋館,張俊兵正為12只企鵝準備午餐,穿上企鵝飼養員的日常工作裝備——一件防菌服、套靴,外面又穿了一件塑膠衣。此時館內水溫保持10℃恒溫,與館外溫差有20多℃。

        喂食持續將近一個小時,張俊兵告訴記者,每只企鵝的食量是有差異的,喂食都是“一對一”,每天上下午各一次。飼養員每天的工作除了給企鵝喂食外,還要打掃企鵝館的衛生,每天在企鵝館里作業的時間超過7個小時。

        “最累的工作是每天三次清理企鵝糞便,每次得花一個半小時。擔心糞便傳播細菌,引發疾病,所以需要打掃得特別干凈,還要穿著厚厚的塑膠服下到水里清理,每次總會干出一身汗。”

        記者注意到,包括張俊兵在內的三位企鵝飼養員無一例外都是大個子,身材健壯。“這是因為,一是勞動量大,二是體質較弱的人受不了每天這樣忽冷忽熱的折騰。”

        張俊兵說,他很喜歡小動物,這也是堅持做企鵝飼養員的原因之一。企鵝很敏感,容易驚嚇,為此,飼養員需要躡手躡腳工作。“像照顧自己的孩子一樣照顧每只企鵝,看著它們健康,自己也會快樂。”

        我們上班,穿短衣短褲,恨不得分分鐘待在空調房

        他們上班,穿棉大衣、棉褲子,戴耳套帽子保暖

        連日酷暑,中午氣溫已經攀升至37℃以上,熱得大家恨不得一直待在空調房不外出,鄭州進入“高溫模式”。

        在鄭州,有這么一撮人,他們工作的環境或寒冷或冰爽,要穿著羽絨服或者長袖長褲才能工作。

        “大熱的天,這工作太爽了。”不少市民會這樣感慨。這些“冷”職業會有大家想得那么美好嗎?

        記者分別體驗三個極具代表性的“冷”職業:企鵝飼養員、滑冰教練和冷庫工人,感受他們在冷環境下的酸甜苦辣。

        環境:冷庫

        夏天干活也得穿三層衣服保暖

        走進鄭州最大的冷庫——陳寨冷庫,發現冷庫被隔成一個個小單間,每個單間有二三百平方米,存滿了雞鴨魚肉、雪糕、蔬菜和速凍食品等,這些食物以此為集散地被運向市區各個生鮮市場,最后到達我們的餐桌。

        昨日下午3點,冷庫外,一輛集裝車正駛出。冷庫內,26歲的段寧輝抽空趕緊扒了幾口飯。集裝車魚貫而入,新的一輛車抵達時,他立刻站了起來,開始忙碌。

        段寧輝的主要任務是搬運,將倉庫成袋的冷凍食品搬至集裝車上。

        獲得批準后,鄭州晚報記者跟在段寧輝身后進入冷庫,剛拉開冷庫大門,一股冷氣撲面而來。由于沒穿厚衣服,不到一分鐘,記者就開始瑟瑟發抖,站不住,便要求離開倉庫。出來冷庫后,小腿還能感覺刺骨的冷。

        段寧輝告訴記者,他做冷庫工已有5年,每天工作時間都在8個小時以上,“這里氣溫在零下18℃,厚衣厚褲是基本配備。”段寧輝指著自己的衣服說,自己穿了兩層加厚絨衣,又套了一件沖鋒衣。

        工人們“大衣外面是冰,里面是汗”

        進入冷庫后,段寧輝的小推車上裝了幾袋冰塊,“這些冰塊將和冷凍食品一起運上貨車,保證運輸環節食品的新鮮。”之后,他將整箱的速凍食品裝滿小推車,和工友一道運到庫外,裝到集裝車上。

        出入冷庫數次,穿越近60℃的溫差,這一單任務算是做完了。

        在段寧輝看來,“最要命的不是工作辛苦,而是溫差巨大。”段寧輝笑稱,“干我們這一行,都得是年輕小伙子,年齡稍大都受不了,每天在零下18℃的倉庫和室外37℃高溫之間來回穿梭,可謂冰火兩重天,衣服一天不知要汗濕多少次。”

        陳寨冷庫的管理人員告訴記者,因長期處在極寒的工作環境中,冷庫工人進到冷庫,都要穿著棉大衣、棉褲、棉帽子,甚至還有耳套,就算不進進出出,只在冷庫里搬貨,因為勞動量大,工人們也是“大衣外面是冰,里面全是汗,稍不注意就容易感冒”。

        溫度:-4℃

        環境:冰場

        每天工作完回家得泡腳驅寒

        伴著悠揚的音樂,在晶瑩冰面上舒展身姿,轉身、起跳……在眾人眼里,花樣滑冰絕對稱得上高端、大氣、上檔次。

        不過,在-4℃的冰面上工作也不是輕松活。

        昨日下午,在萬象城內的冰紛萬象溜冰場內,1200平方米的冰場上,來滑冰的市民在冰上“飛馳”而過,高挑漂亮的90后滑冰教練陳姝儀特別顯眼,正在指導一群孩子。年紀不大,但來頭不小,從3歲開始學習花樣滑冰,現已有18年的花樣滑冰經歷,曾參加過2007年的全運會,是國家級運動員。

        “很多家長帶孩子來學溜冰,第一直覺都覺得很冷,給孩子穿得特別厚,其實只有冰面冷而已,運動一會兒,身上還會出汗,反而穿輕薄一點更好,不易感冒。”陳姝儀說,雖然冰面溫度在-4℃左右,溜冰場室溫大概是20℃,可以說四季如春。“但畢竟是一項冰上運動,運動完回家要拿熱水泡泡腳,注意保暖。”

        “暑假里,學滑冰的孩子很多,每天可能要工作8~9個小時,要不停地在冰上運動。”陳姝儀告訴記者,由于課程排得很滿,最近都沒怎么休息。“在夏天,在溜冰場工作確實讓許多人羨慕不已。這么熱的天,我寧愿待在這涼爽的地方不出去。”陳姝儀笑著說。

        溫度:10℃

        環境:企鵝館

        10℃的恒溫也擋不住干活一身汗

        昨日下午2點多,鄭州海洋館,張俊兵正為12只企鵝準備午餐,穿上企鵝飼養員的日常工作裝備——一件防菌服、套靴,外面又穿了一件塑膠衣。此時館內水溫保持10℃恒溫,與館外溫差有20多℃。

        喂食持續將近一個小時,張俊兵告訴記者,每只企鵝的食量是有差異的,喂食都是“一對一”,每天上下午各一次。飼養員每天的工作除了給企鵝喂食外,還要打掃企鵝館的衛生,每天在企鵝館里作業的時間超過7個小時。

        “最累的工作是每天三次清理企鵝糞便,每次得花一個半小時。擔心糞便傳播細菌,引發疾病,所以需要打掃得特別干凈,還要穿著厚厚的塑膠服下到水里清理,每次總會干出一身汗。”

        記者注意到,包括張俊兵在內的三位企鵝飼養員無一例外都是大個子,身材健壯。“這是因為,一是勞動量大,二是體質較弱的人受不了每天這樣忽冷忽熱的折騰。”

        張俊兵說,他很喜歡小動物,這也是堅持做企鵝飼養員的原因之一。企鵝很敏感,容易驚嚇,為此,飼養員需要躡手躡腳工作。“像照顧自己的孩子一樣照顧每只企鵝,看著它們健康,自己也會快樂。”

      返回上一步
      打印此頁
      [向上]
      在線客服

      代世鋼

      徐惠芳

      趙 惠

      李永好

      徐艷

      24小時熱線:
      13013091852
      < img src="" style="float:left;"/>

      皖公網安備 34010302001161號

      优发国际 台南市 华容县 白沙 灵川县 辽阳市 祁连县